他妈的山楂树之恋

小云说伊曾有的山楂树之恋,白白的手臂,小鹿般的心跳,擦肩而过的缺憾,再回首,,,,都老了—这个是俺加的,哈哈哈。

俺这是醋劲。年青的小云是朵小花,含苞待放。

俺初中时男女混坐,同桌的小芳当时俺就觉得不美丽,现在也不。上课时伊身体越过38线,俺都坚决打回去。
初三时,俺边上有个很美的美女,美女有些故事所以我们都很鄙视。美女每天喷很多香水,俺很愤怒。靠外语时美女曾努力想帮助俺,俺那时觉得很为难。

高中时,俺CRUSH ON隔壁班的美女,俺觉得读书好的才是真正的美女,美女那时总比我高,高中俺就那么仰望了三年。

他妈的张艺谋。

廣告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风吹雨打之中国(?)

有个警察替个老太太背了竹篓,最美警察。
有个卖票的小姑娘美眉清秀,最美售票员。
有个学生扶起一个倒地的老人,最美大学生。
。。。
好像还有个书记给排排队的同志们擦汗,,,还好,没有人说最美书记。
大家说他装B。
一起装B是排排队的同志们。

当小小的人性美成为最时,这个社会基本上是回光返照了。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吃素(Y)

那天和小云说禅。
泥巴说,俺要吃素了。
小云说,吃,吃,吃。
泥巴说,那天吃红烧肉。。。
小云耳朵一挺,谁煮的?
别人煮的。吃着吃着,吃到一个东西。。。
小云很激动,吃到JJ了。据说有毒的。。。
泥巴悲从无处来,内牛满面。

俺对乳房情有独钟,然而从来没想要吞下去。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吃素(X)

感恩节,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开心吗?火鸡如是说。
小时候养猪,在门口的地上搭着圈子,除了过年时和猪去楼空时,基本上都是臭哄哄的。夏天夜里,猪上便满了蚊子,蚊子吸饱了猪血,改改口味,飞进了房子,十几年的血脉交融,俺多少也流淌着猪的感情,猪的心跳,猪的思维。

俺还没有获得猪的快感,据说可以持续半个小时。

一年的某天,猪被拉走了,在架子上挨了一下,坚强的猪还是跑了,你要逃到哪里去?

俺回家!

以猪圈为家的猪并没有得到家的庇护,再一次回到架子上。这一次人们不再错过。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工作,活着,竞技场

俺爷爷们设了个局给我,和大伙说俺是开发部经理,当然,不能把俺爷爷架空,主要的几个家伙还是要和爷爷们联系的。俺的工资自然长了些。
长了工资的俺还是和别的孙子们的差别不大。
俺觉得好处是,俺现在多少不再是孙子,俺起码也是个儿子。
俺觉得坏处是,俺将来找工作很难开口叫人家爷爷。
STAR WARS的那个妞妞Padme回到Naboo说了句:这里不是我的AREANA…

小云会娘家,老气横秋,想上班就去,不想就喝茶,泡美女。猖狂的很。
在多伦多的小云连请假都思考再三。。。

大丈夫能屈能伸。
小云说人人都能屈,不是人人都能伸。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喜欢吃油条,可是怕地沟油洗衣粉,上网找的方子

温牛奶或水250毫升 +1Tsp泡打粉+1/2tsp苏打粉 混匀
倒进混有1/2tsp的盐的2cup高根面中 揉好(很粘手)然后+1Tsp的菜油,再揉
直到面团光滑,用保鲜纸盖好过夜,案板 手 擦上油,
然后把面团摊开(不要揉)成3-4毫米厚15不厘米宽;然后切成3厘米宽15厘米长的面条,
两来叠在一起,用筷子纵向压一下,下热油锅炸至金黄就可以了。。。。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小云做贼记

八月那个艳阳天哎,哎,那个浩特。
小云那个姐姐卖哎,卖着金白菜。
白菜哎,那个沉,沉断了抠气包。
姐姐那个来信哎,买买哎,
妹妹来信哎,这个,那个,还有那个好。
 
卡洗脑哎,那个差托败师,满呀满个跑
小云那个口袋哎撑着那个五八毛
浩浩荡荡地来到卡洗脑
快快来点水,洗个手
机机哎快点吃掉俺这个三五毛
四千米路的没有云,没有月,
太阳哎,你那个照,照我长征的抠气淘
 
 等等接着写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