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雨打之中国(二)

上下一万年,远远地看,一切都很正常,一年里,三个月的风,三个月的雨,三个月的阳,三个月的雪,或许三个月的冷,三个月的热,总之,自然界的熵值法则永远是正确的,这理论是伟大的和光荣的。
 
心理阴暗的俺喜欢下雨和飘雪的日子,当面包发霉时和门口的雪铲不动时,俺觉得够了。
 
然而,好客的造物主觉得十几亿的中国人不容易满足。
 
不是要挡水造坝吗?来灌满。
不是要阳光普照吗?你自己来拔?来,三个月够不够?不够,十个月总可以吧。
不是说瑞雪兆丰年吗?两米够不够?
 
俺发牢骚的原因真的不是俺的变态,只是俺这个月的带宽用完了,没法看电影和HD的光屁股的PP。
 
什么事情都要省着点用。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