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学少年

二十年的同学聚会终于圆满结束了。
俺找不出去年俺发起这个摸手会的真正意图,也许俺还是传统的人,也许俺还是个喜欢传统的人。
 
作为创建者,俺最终没有去。
 
俺不去的原因很简单,俺没法开辟两个战场,或者说俺没法打两场战。至少在一年里。
战争需要很好的后方的稳定和前方的弹药,俺两个基本上都不充足。俺忍受这样的遗憾。
 
同学说同学们喝多了,有人哭,有人笑。
小梅说俺不算最嫩,有人比我嫩,没有变。
俺说俺知道,俺在北京时和他通过电话,这老兄的鼻窦炎一点都没有变。
 
比同学少年,俺还是最嫩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