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郎故事(序)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几十年后,回头看看现在写的东西,会不会很生病?也许挨不到几十年后,也许那时候回看现在的困惑觉得一脸的轻松,也也许更加的困惑。
在很多的时候,我有个很极端的臆想,想象把自己的脑袋一片一片地切下来,就像Discovery Channel里播放过的一样,来研究研究怎么个回事。DC里的志愿者是个死刑犯,觉得实在是连自己都不可饶恕自己,但却不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生。
很多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有一种无名的罪恶感,我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圣经里所谓的原罪,但我总是有点罪恶感,这种忧郁的感觉在很多愤怒的时候有比较可怕的催化作用,比如有一次差点跳进地铁的轨道。
很多的时候我想我将来会自杀。
我想过如何解救自己。
我想离开城市,去乡下买块地,养鸡,种菜,种花,植草药。
要有条狗。不要猫,因为我小时候很变态地虐待过猫一次。
 
我给这个小说写序的时候,我想有个副序–“You are a loser, until you are not”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