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下午磨洋工,Holiday Season人们都比较更懒,到厨房泡茶去。
老磨洋工Gene也在,不过人家比较有本,Gene是我爷爷的旧同事,爷爷当然是我爸爸的爸爸,爸爸理所当然是偶们的头。
其实有点太亲了。
我们天生没有爸爸,在公司里。
我们是孙子。
我和我祖上的朋友聊BlackBerry, iPhone和Kindle,在我不知道几分钟之后我给安排了BlackBerry的前提下,我和Gene对BlackBerry提出了很多的有建设性的建议。我们说为什么要Kindle这样的怪物,为什么不能iPhone一统天下,为什么这个功能没有,那个一点也不方便,还有浪费时间精力,那个也不优秀。。。
最后,我们基本上有了一个比较好的东西。
最后,我们基本变得很困惑–我们为什么不能站起来去拿本书?我们节约时间为什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