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中外湿人们好像都喜欢罂粟花,以前酒鬼写点什么总是喜欢加点这样的味精。那时候泥巴自然比现在更少点文化,觉得每个花,每枝树,每条河,每座山都不得了,了不得。于是每个有话要说的人都喜欢有点破事就对花说,对河说,对山说,,,,,囿于斗室的WSN通常对电脑说。。。

自己建成的榻榻米房看来越像老家的房间,主要是没有上漆的木板花纹基本相似,特意买了个台灯放在床头,这样夜里也有光明可以TALK。

最近的夜里,半夜从动静中起来,带着迷糊和冲动,想着一个问题。。。WHAT IS THE POINT?

WHAT IS THE POINT?

?????

炖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