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

饭桌上,泥巴终于见到小云常提起的她哥哥的二奶。二奶其实没有奶了,因为生了病,割掉了。
人们总是很偏见地提起这样的字眼,某某,某某,某某某。。。
我也总是很偏见,我觉得是妒忌!
小云说如果什么,怎么的,现在的她多半是人家的二奶。我喜欢小云。
二奶和小云的姐妹是同学,多年前,家里一不小心,发了。是这样说的,钱不是数的,是量的。不是法币,是人民币。
家里发了之后,去了香港,结婚,生了孩子。因为钱比老公多,所以气比老公粗,年纪还轻的她粪土金钱,怎么就觉得不怎么好玩。
带了孩子来到加拿大,岁月催人,寂寞吹灯,找了个WSN。
地理不同,但世界上的WSN大多相同,WSN还有个特点就是步步为营,深一脚,再深一脚的WS。
为了保护孩子,终于拿起法律的武器,因为小云哥哥以前在衙门写过字,努力条状之后,得了心。
以上是小云8了无数遍后的总结。
饭桌上,泥巴反正是哑巴,埋头哭吃。虽然其中有点不爽,不过估计是质量好,一肚子的鱼后来都消化了。
在抬头换气的时候,顺便看看对桌的美女。波挺好,我说,腰挺细,小云说。我们一般都向往我们没有的东西。
换气的时候,我也顺便看看二奶。老实说她挺标致的,以前肯定跟标致。
泥巴莫名其妙地想吃远在天边的菜,够不着共用的工具,就对着小云姐妹和二奶的面,拔剑出鞘,,,,,伸出了筷子。。。
姐妹非常的愤怒,“要不要把盘子给你端过去。。。”泥巴当时觉得自己很WS。。。
WS的泥巴更加努力埋头苦干,偶尔休息看看美女的大波,偶尔看看二奶。
二奶后来夹菜一直用筷子,动作很大,当着姐妹的面。泥巴心戚戚。
人们总是妒忌。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女人(一)

  1. S. 說道:

    WS 9 WS liao , N OR NOT N, I doub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