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的埋葬

人们在轰轰烈烈地埋葬Michael Jaskson。
 
其实MJ早就可以死了,一个音乐的怪胎,一只乖巧脆弱的百灵,一台修修补补的留声机,他的腐败将比谁都快,因为其实很多的腐败早已发生,而后来是一个勉强的行尸走肉。
 
对一个死去的人这样说多少是不敬的,而我其实非常尊敬和仰慕能这样成就的人,如果某天我能成就其万分之一,我想可以从大峡谷跳下,穿件什么蝙蝠衫,最后飞一把。
 
音乐为脆弱的人而诞生,总是我们无法自己时走入心中。我曾不屑今天这样的说法,在某日的百无聊赖,一曲莫扎特的莫名的旋律顿时安慰烦躁的心虚,于是我相信了音乐的魔力,相信我原本的脆弱不堪。
 
于是我相信,我们都生病了,不同是我们需要不同的音乐。
 
我们的梦想总张不开翅膀,我们的愤怒总无法声张,我们的怪诞总不敢张扬,我们的变态多少永远埋藏。
MJ替人们做了很多事,给人们很好的借口,人们不约而同的激动,心灵的自由顿时有一个通俗而冠冕堂皇的理由,好比在嘈杂的人群中,不管你如何的体面或龌龊,你都可以随意的放屁,是的,憋了很久了。
 
当心照不宣,大伙可以肆意放屁时,我们不再掩鼻而去。这是流行的魅力。
 
音乐没有等级,只是你和我也是一样的脆弱,一样的行尸走肉,一样的盲目,一样的遁声而去。
 
我们埋葬的MJ,千万不要埋葬了一个借口。让音乐不要停下,让我们继续狂欢。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音乐的埋葬

  1. S. 說道:

    腐烂不是腐败,好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