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IN TRANSLATION (1)

渐行渐远。
 
告别站在黑暗中面无表情的小云,驱车回家,行驶的匆忙的401上,而哪里是家?
 
云和我都是BROKEN的,因为BROKEN而可以彻夜交谈,又因为如此而觉得彼此的陌生。我和小云开玩笑说我是天生的MANAGER,倒不是能力的问题,是天生的小心眼。第一次见面,第二次见面都给我太多的震撼,像多年前从一无所知开始修理地板一样,每隔几年懒惰的沉积和自责振奋我的动手意识–我要FIX小云!
 
礼拜四去看家庭医生,描述这里那里的不适,还有些难以启齿的尴尬,,概括性的说我觉得我需要REPAIR。Doc感兴趣地检查了一通后,说我的血压PERFECT,眼花可能是FATIGUE造成的,而很多问题都不是什么问题,最后意味深长地指着衣服和我:。。。NOW,PUT YOURSELF TOGETHER。
 
检查唯一的所得是,我现在是5‘7,不是我原来一直以为的5’6,而我所有的文件都是5‘6,护士说没错是5’7!
 
成长会带来身体的不适,比如血液要多送几厘米于是有了眼花,而裤子变短其实不是干衣机的温度或料子的问题,而归根到底,成长带来的是中年维特的中年烦恼。
 
尽管这样的成长是不存在的,但人生不过笑话而不要去较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