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IN TRANSLATION(2)

人们大多会如何盘算如何花中了彩票的钱,这种短期的总是破灭又吹开的泡沫的确容易带来些快乐,而快乐本来是虚无的,哪怕是没有目的的贪婪。
如果我的确多长了一吋,那就请张在最有意义的地方吧,亲吻时张在舌上,弹琴时的指上,做爱时的DD上。
 
不可以吗?偶尔买张彩票。
 
我没有FIX小云,而小云也没法FIX我,原先的小说构想“天使来过”最终没有发生。涂过的墙壁因为没有混合好显非常的笨拙,崭新的家具和零乱的衣服也等待小云自己去 PUT TOGETHER。
 
看了几遍YOUTUBE上的《痒》–来吧,快活吧,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吧,流浪吧,反正有大把方向。。。流浪中我又少了一个方向。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