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乡(1)

我有两瓶香水,一瓶是女士的CHANCE,另一瓶是男士的ECHO,额外有一瓶是等待转送的Dior。N年前我送过有很多缺憾的小刘一瓶Dior,其实那瓶Dior和Chance,ECHO都是在温哥华的机场待机时购得,本来都是打算送人的。
 
大学时买过很多花露水,曾经也买过一瓶香水,叫POISON,紫色的。农村的花露水的消耗量挺大,蚊虫咬过之后这里抹一点,那里抹一点,刺痛一下然后就是凉凉的,还香香的。偶尔女人多的地方这香味也挺浓的。花露水是绿色的,在没有POISON之前,枕头套上会留下斑斑点点的绿。在炎热的大学宿舍里,睡在熟悉的味道中,恍惚中回到千里之外的故乡。
 
就我的品味来说,POISON的味道和CHANEL的CHANCE没有多大的区别,温温的。温温的味道好像挺暧昧的,觉得温温的女人有半推半就的柔力,所以聪明的女人有必要养成温温的性格,最好,加上一丝温温的味道。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