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吃饭。爱情

在熬完很多的中药之后,不不开始上班了。我原来担心的不是她嫁不出去,我是担心她饿死。现在活下来,估计又要开始熬另一种中药了。
 
我以前骂人的时候,说用半夏绝情草熬骨头汤,半夜吃肉汲髓喝汤,可治多情的痛风。不过后来觉得这样的神方有比较大明显的副作用,那种坚决的咀嚼习惯很容易延伸至梦里的磨牙。而我骂人之后,也偶尔痛风。
 
看来,什么事情都不能那么认真,什么事情都不能那么一往无前。
 
我现在喜欢煮着一种饭,一种叫做生活无憾的饭 — 用小火油煎胡萝卜,用胡萝卜油煎蘑菇,用蘑菇汁煎西葫芦,加姜,加。。。。。那天介绍给EX,描述这样的神奇:没有难咽的痛苦,没有咀嚼的仇恨,没有消化的顽固,没有排泄的艰难。而且,而且,不是无味在全,是真的好好吃。而且,微微烫时吃着喝着,那缕缕的热气像云像烟,真的很像爱情。
 
一点一点的料理,人生和营养也都可以一并周全。
 
祝贺不不可以吃点好的,要吃七分饱。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中药。吃饭。爱情

  1. Xiaoqingwa 說道:

    谢谢G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