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臆想)

姐说五月份我带你去湖里完,可以开个艇到处逛,于是我就认真起这样的幻想。幻想切开的湖水沿着船帮急逝而去,浮萍渐行渐近,渐行渐远,一切都在转眼之间。
大姐停留在二十八岁的心,凭湖临风,看人生几多回首,几多无奈,许多的不可重来。。。
你后悔吗?不,我不后悔。
如果可以重来,你会离吗?不,我不离。
泥巴看着线型的水,觉得自己一块一块地剥落,一块一块地渐渐化在水中。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