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三)

一个聊无所依的下午,走在小河边的小路上。在河的转弯处,有一块巨大的水泥墩,河水冲击到墩上,回荡一下,就旋转着缓缓而去。时间久了,这样的地方就自然而然成为人们垂钓的地方。
 
十姐说:别想些不知所想的东西,出去走走,走,我陪你钓鱼去。
 
把玉米粒象征性挂在钩上,扔到水里,飘到哪里是哪里,愿者上钩。愿者上钩的想法无非是先给失败埋个安慰,心里还是企盼多多。
 
傍晚的时分,炊烟四起,倦鸟归巢,是最令人心悸的时候。记得哪时写过农作完后那归家似箭的感动 — 唱歌的苍蝇,欢快的尿桶,和着燃田的稻草,远处的炊烟。。。
 
傍晚的鱼也同样的激动。
 
在扔了几个玉米粒之后,水里渐渐激动了起来,刹那间,线被扯的紧紧的,拉都很难拉回来。
 
十几二十斤的鱼,从没有钓过这样庞大和生动的,心底也没有真正想做这样的事情。。。身上还带在伤痕,几片鳞早先掉了,露着粉红的皮肉,在临近脚边的浅水中翻动。。。
 
不知走过多少路,不知经历多少个春秋,难道今天就到此结束?
 
姐十分的兴奋,按着鱼,取下了钩,在莫名的难受涌上心中的念头,鱼回到了水中。
 
为什么?姐问。
 
不为什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钓鱼(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