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二)

洗衣的大石头底下一直躲着虾,虾是一个相对胆小心细的东西,聪明的时候,它会用剪子将鱼钩上的蚯蚓剪下来后享用,你一提绳,它就放开,所以大多的时间里是互相折磨着耐心。小沙鱼则比较冲动,只要有吃都会很高兴上当,这一时的冲动的后果就是离开自己的亲人,成为别人的晚餐,而悲惨的时候有时就是一家子在桌上无言默默相望。
 
虾是刚烈的东西,钓上来基本上很难养活,偶尔有个别坚强的,如能挨到家里,通常放入水缸中。然而水缸中很少有什么能吃的,有时偷偷摸摸地扔一两颗饭粒,却不见它有什么举动。盖了盖的水缸里肯定漆黑一片,而即使开了盖,也很难能找到它,要借用手电筒才能看到反射着光的眼睛。
漆黑的水牢里没有什么愿意生长,除了发霉的米粒和水滴虫。过上几天的牢狱的虾想必也很难抵挡精神的崩溃,有些在清洗水缸前被投入炊饭的大锅,大多数的并不会坚持到那一天。
 
自从见到大石头下的大虾,那强烈的念头一直留在记忆中,每次游泳的时候,都会去试着抓到它,摒一口气,没入水中,把手伸进曲径通幽的石缝中,甚至感觉到有物体在退宿。每一次的空手都会增强下一次的欲望,这欲望在好几年后夏天,在裤子突然变短的高中,一把伸手抓住了。
一直发黑的虾,黑厚的壳,长着茧的剪子,绝望的挣扎,老而无味的肉,,,,多少的愧意,无语的晚餐,喝着稀饭默默下桌去。。。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钓鱼(二)

  1. S. 說道:

    心细,细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