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边唱

下午去清洁牙齿,清洁师是个非常随和的姑娘,
去年夏天和男友从北边的小镇搬来,习惯小镇的生活,就在这附近的小镇买了房,
有一条六个月的狗,她也说和BABY一样。
和牙医亲切见面,她的长发垂在你的耳旁;
我闻到她的呼吸,我等着她的手拂着我的脸庞;
她数着我的牙齿,我盯着人家看;
我问她说不知道人们躺在眼睛睁着还是闭上;睁着不知道看什么,闭着觉得我总觉得上了你的案板;
于是我就重复这个问题,她说好像人们通常不大喜欢来访。
一夜没睡,黎明前,看着窗外的天,星星一闪一闪;
天上还有灯光在流动,这样的夜晚,为什么这样的匆忙,你要去哪里的远方,能不能把我带上?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