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不是一种职业 (1)

我姐姐的所谓的朋友和舒婷是同事,好像还是同一个办公室的。记得舒婷因为一首《致橡树》出了名,诗应该很美,不过我不记得的,可能是修饰的美,很难让人顺口而出,至少我不像我姐姐辈们那么热衷。
印象中,福建好像没有什么橡树,GOOGLE了一下,美国反而比较普遍,难得去考究,反正舒婷的名字在那时红又专的年代有点别样的感觉,而橡树是不常听说。总之,总之,诗的意义就出来了。仿佛中,我总能想象那些编着两个辫子的女青年们在那里虔诚的诵读。
舒婷长的很难看,这是后来延伸出来的事实。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