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旋律

加拿大的春天总给人一个期待,当雪还没有开始融化时,人们就急不可待的开始讨论土拨鼠的预言。一有阳光暖熙的日子,空气中就四处传播春天的话语。其实,冬雪依然,春天的预象都一点不着边际。
 
然而,不要紧,尽管土拨鼠都烦了懒得理你,人们照样欢喜而乐此不疲。在反反复复不知不觉中,终于传来的春的气息,人们早已渐忘了土拨鼠,春天到来。
 
春天总是这样来到的。
 
家乡的春天和着节气,当春节将要来临,河水渐渐地温暖起来。可以把门板,凳子,桌子甚至茅坑的垫板都搬到河边,把稻杆打个结,蘸点草木灰,把灰暗的木头擦出黄亮的面容。河水冰凉但不刺人,洗刷完毕,通红通红的双脚就着火炉,要是啃上一根甘蔗,都可以心满意足。
 
过水的面板通常膨胀起来,重新装上时要费不少的力气,往常咣当松晃晃的的门也变得异常的紧。当夜幕降临,大人们将门挤上,煤油灯在擦亮的玻璃罩中焕发温暖的光彩,而亮净的木板回应着崭新的气氛,即使屋外有风吹过,那关的紧紧的门坚固地挡着,小孩子们激动的心里特别的充实。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