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小记

记得舅公去世的那年,春节大家都老远回来。大表舅妈不知用什么当引子,接着就放声大哭了起来,于是大伙只好陪着眼泪。表舅母先是自我批评,大家都劝着,然后她批评别人,被批的人都附和很多事情都有机会做得更好些,如果重来的话。
 
批评和自我批评之后,大家静静了一伙儿,不久,慢慢地气氛一点一点地轻松了起来,有人提议洗洗,可以吃饭了。吃饭的时候,舅妈看着满桌的菜肴,又有点不大对劲起来,有人开始大声说起了笑话,时间悄悄地流逝着。。。
 
今天,母亲去世正好五年。
 
纪念渐渐变成了某种客套,在设定的时间,地点,各人就位,像大舅妈那样简单而实在。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某个安静的午后,抬头看看天边的浮云,心里默默应该也好。
 
好吧,明年再见。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