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国民党的彻底失败对我母亲一家的生活影响想必不会很大,没落的王家中的一对姐妹其实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嫁了人的母亲和胆小的妹妹对家族里的事也基本上人小言微。当太阳落山,将门插好,一家人坐下来吃吃饭,小声说说今天听到的事情,对一对各自的疑惑。不管怎样,母亲有了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妹妹,有自己的男人和孩子。
 
偶尔,儿时的情景会在梦中醒来,伸手左右摸摸身边的人,静静听听窗外的风吹草动。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