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母亲说姓王的总是一代兴,一代败。她小时在私塾读过一些人之初之类的,由于动荡和喜欢在后院爬树,加上又是女的,所以上了一两年的课就没人管这个事了。母亲从自己的体会中认为读书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但姐姐和二姐的体会和她完全不同,我觉得主要的原因是她们在读书的同时,总是不停地读着自己。
 
母亲出生在一个农村的有点地的王姓大家庭,有好几个伯伯和叔叔。母亲说很多土地实际上是一些亲戚们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转来转去的。在家里,帮工的人是和她父辈叔伯们一起吃饭的,很多的时令蔬菜要等到较长的时间之后她们才可以吃上。母亲的叔伯们都有相同的想法,不停地开张新的业务,吃的,穿的,用的,药材,南北货能想到的能用到的基本上都齐了。她领着我走过那条街,那条街曾经是王家的,而王家所在的村其实也不大。
 
母亲曾不止一次提过,那时候什么生意都做了,唯一一个铺子没开。她说这个的时候总有些诡秘,不解和恐惧。那唯一的门面是棺材铺。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