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在农村的土地拥有者是人们饭桌上提起和羡慕,煤油灯下酒后血红的脸计算的对象,尤其是生活中有来往的和把土地转让给你的亲戚和朋友们。王家不断地有人被人抓走,然后又放了回来,当然,中间有很多的亲戚在忙里并且忙外。母亲的父亲也去了一回,花了一百多块。
 
一有风声的晚上,一家人焦急地等待着,母亲那时还小,扛不住了就开始打盹,半夜里会被人摇醒,放进箩筐,大家都慌张而安静地往渡口奔去。第二天,城里派了人,大家再回来。城里的人也是正常人,有着正常的要求。在去了土匪,又来了团丁的共同努力下,王家终于没法摆脱兴败的规律,人不断地离开。在我母亲十七八岁时,母亲的父亲母亲相继走了,留下了母亲和她美丽端庄的妹妹。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