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还是着了凉,隐隐约约地疼。去年去农场给别人买参时,顺便买了点粉,搁着一直也没有什么感觉。舍不得扔,这几天尝试泡着开水喝,喝完总有点忐忑不安的。
 
记得中学时,母亲基本每周都陪我到城里,需要呆到礼拜三,四回去,礼拜五我就开始准备打包,礼拜六一下课,我就提溜往回跑,周而复始。母亲有时会买几片人参白术,在亲戚家里炖点汤给我喝,味道淡淡的甘甜,带着一点点药味。好像我问过多少钱来的,几毛或者块把,那时候一条裤子的工钱好像也就是一块钱左右,不过我一定没想那么多,反正喝了肯定有些效果,因为我记得可以睡得比较放心。
 
我上中学时十岁,仍然尿着床。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