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大姐已经十二岁,虚岁。农村的孩子上学早,那时她大约有小学毕业的水平了,母亲决定和她商讨一下如何给我取个有出息的名字。
 
南方湿热,尤其夜晚难眠,需要逛到很晚很晚才好入睡,因而养成人性好斗。取名也一定要有气势,但母亲其实不好斗,只是有些记忆犹新,且命名的代价很小,何况自己操作。南人熟悉的无非是华,强,雄,胜,勇等等,实在一点的也就是福,财,金,宝的规格。当然有人偏信五行诸如此类的。
 
老姐小了点,加上书包里所有的课本,和母亲也有共同的语言,两个女人愿望基本一致,商量的结果自然是祝福重重,从此我就有了个为难的名字。还好,那时候还不大习惯更长的。
 
南方好养人,有插筷出笋的能力,水稻两季,老鼠可能有四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