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我出生的时候天上没有什么异象,因为没人说过,没人说过的事情肯定没有。但我哥出生的时候有,还有未曾谋面的哥哥姐姐出生的时候似乎也有,这种事情一般自己家里的人都不知道,我是从儿时的玩伴那里听说的。
 
我哥出生的时候,日头很红,天上有异云,小朋友能理解和转达也就是这些。我母亲和我姐多年后谈起了一些真相,我哥出生时,外面的天气看不到,也没空,因为很忙。老姐说他刚生出来不很平常,发紫,大家都很紧张,打了他好多巴掌之后才开始叫,的确是个疼痛的开端。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