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其实人总是无辜的,我的兄弟也一样。母亲说1965年大水,天黑之后的水更大,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都要重新认识这个道理。母亲那时怀着我哥,在屋顶上坐着,大哥大姐也坐着,大慨一家人就这么坐着,我一直没问清楚,好像谁也说不清楚,水退了还是有人搞个船离开了,因为好几集故事叠加在一起,理也理不清楚。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