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很多事,可以的话,人们大多有改改重新再写的愿望。母亲带着我哥从医院回来,回来不久又去了,呆了个把月。母亲对那时的医院有比较好的印象,基本上人人都有颗红色的心。再从医院回来后,我哥养成个习惯,他变得比较喜欢哭。这个习惯一直没改,只是后来有了些变化,增加了内容。他总有些故事在夜晚叙述,白天从外面学到的和打听到的,回来后无限好奇地问,而且不停地重复着,在床边。
 
姐姐好几次提起那次意外,有次大伙去砍柴,哥还小,不让他跟着,再说没人会喜欢的,他就一路哭着,跟着,到了摆渡,大家上去不管他划开了,他就如履平地的从水上踩着哭着过去。
 
附近的渔民最后把他捞了回来,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后来大家围着母亲聊天时多了些遗憾,母亲什么好像也没说。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