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多少要改改写写

我努力地去回忆,去找回人生中的第一个痕迹,一些镜头在脑海中一闪一停留便消失而去,童年的生活似乎无非是读书,泥巴,压岁钱,还有炎热的夜晚的母亲拍扇子驱蚊声。记忆中冬天有较明朗的印象,草堆上太阳的暖和和游戏,屋檐瓦块上昨晚放置的碗中形成的薄冰,和偶尔偷偷放入些珍贵的白糖却不能带来棒冰的惊奇而略感失望,童年时的失望很少能带来长久的打击,印象中我唯一且无效的撒娇是在公社的供销社的地上,到底是为了那件玩具不记得了,但我依稀记得无赖的逻辑是想要的被拒绝了变成更加想要,这通常和想要什么没有多大的关系,还是个面子的问题。
 
我人生的第一记忆应该还是某个冬日的上午,一个学校的老师来了家里,和父亲母亲谈该是上学的年龄了。那时我总是躲在母亲怀里坐在灶炕的凳子上进行着谈话,因为除了吃饭的时间,锅里大多煮着猪食。那老师的模样我一直没记得,多年前问过母亲,她却没有什么印象,猜说了一个,我总觉得不是。反正不久,我上学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