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戏子导演人生,但我喜欢看导演如何导演人生

ZZ  — 谢晋简介
 
谢晋的一生跌宕起伏,而生活赋予他的磨难在他的作品中表现出来的则是对人性深刻的挖掘和反思。谢晋是现实主义电影的集大成者,被归为“第三代”。其自成系列的影片几乎成为相当长一个历史阶段中国电影不可逾越的经典,虽然在整个中国电影史的代际序列上,但实际上他完成了对代际的超越,谢晋从影50年来的二十多部作品几近一本五十年代以来社会起落的大事记。爱电影到“痴迷”程度的谢晋曾表示:“希望生命结束在摄影机旁”,如今,我们集体缅怀。
经历 贯穿新中国电影史
  1923年谢晋出生在浙江上虞县一个书香门第,在家乡度过童年,1930年随父母迁居上海。1939年读高中时,参加学生戏剧活动,在多幕剧《岳云》中扮演岳云。1941年考入四川江安国立戏剧专科学校话剧科,受教于曹禺、洪深、焦菊隐、马彦祥、陈鲤庭等名家。1943年谢晋辍学,跟随马彦祥、洪深、焦菊隐去重庆中国青年剧社工作,担任剧务、场记和演员,确立了向导演专业发展的志向。1948年由南京国立戏剧专科学校毕业,后任大同、长江电影公司助理导演,从影后第一部担任副导演的影片是吴初之根据同名话剧改编的讽刺喜剧《哑妻》。
  1951年谢晋执导了第一部作品《控诉》,1957年执导了在海内外反响巨大的《女篮五号》。1986年谢晋获邀出任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委员、美国电影导演工会会员。1993年出任上海谢晋-恒通明星学校校长。谢晋曾历任上海电影制片厂副导演、导演。
谢晋的作品也曾多次在国内外各大电影节上获奖。谢晋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说过“要拍能够留得住的电影”,其实他给中国电影留下的不仅仅是“留得住的电影”,有西方的评论家认为,谢晋的电影可以和好莱坞五六十年代光辉时期的影片并驾齐驱,他称得上是新中国电影史上的贯穿性人物。
  家庭 曲折多难
  谢晋的人生经历充满了曲折,他自己的家庭也是一个多难的家庭。谢晋有四个孩子,三男一女,却不幸有两个儿子患有智障。19年前,谢晋曾经在报上刊登过一则“寻人启事”:寻谢佳庆,男,33岁,痴呆并患癫痫病……如有发现,请即打电话通知谢晋、徐大雯。谢佳庆是谢晋和徐大雯的小儿子,是一名患有智障的残疾人。发现孩子不见了,夫妇俩心急如焚,找了整一夜,第二天一早赶到报社,要求登一份“寻人启事”。像这样的事情在谢晋家庭发生过很多次,所以和很多智障人的父母一样,谢晋老师曾坦率地说:“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吃了一辈子的苦,最痛苦的事情是,孩子自己不知道痛苦,而最痛苦的是他们的家长。”也正是因为此,谢晋导演对智障儿童尤其关心,更是在特奥会期间拍摄电影《启明星》,这也是我国第一部反映智障儿童生活并由智障儿童担任主要演员的影片。
  谢晋的另一个患有智障的儿子多年前已经病逝。让人悲伤的是,谢晋的长子、曾执导过《女儿红》等片的导演谢衍,在今年8月23日下午因肺癌病逝,享年59岁。谢衍于1983年春在美籍华裔影星卢燕的帮助下赴美学习电影,学成归来后拍摄了根据白先勇短篇小说改编的影片《花桥荣记》。该片1998年在台湾获得金马奖最佳改编编剧奖提名。而如今在影坛大放异彩的周迅,其初登银幕之作《女儿红》也是由谢衍执导的。
  近年来,谢衍的工作重心都放在台湾地区。他拍摄过描述湖南人马文仲的感人故事《牵手人生》。据悉,谢衍的好友白先勇、李行都是该剧的忠实观众。
  谢衍年幼时便挑起了家庭重担,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他一边要操心被关在“牛棚”里的父母,一边照顾家里的老人,保护还不懂事的弟妹。走上导演道路后,他不愿借父亲的光,始终以父亲的事业为重,将更多的精力用来照顾父母和智障的弟弟。如潘虹所言:“谢衍的一生,真的是无私付出的一生,他是个伟大的儿子,伟大的哥哥。”如今,父子两人相继离世,令电影圈唏嘘哀痛。今年6月,由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发起的“《2008分之1》公益短片行动”中,由谢晋执导的短片《中国站立成树》则成为他的遗作。
  作品 “风波”不断
  谢晋称自己拍摄的作品多半是“一场风波”。1957年谢晋执导的第一部有影响力的电影、也是他的成名作《女篮5号》,要去参加莫斯科世界青年联欢节国际影片展的时候,体育局的领导认为这部电影有问题,首先是没有反映出党的领导,其次有“锦标主义”趋向,因为那时很主张“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而《女篮5号》强调的就是竞技,非要拿第一不可。后来是两位重要人物把这部片子“抢救”回来,一位是贺龙,一位是周总理。
  1960年拍摄《红色娘子军》的时候,因为当时不让在影片中表现爱情,所以要求把所有爱情内容都剪掉。但是谢晋认为片子中祝希娟对王心刚“爱情的眼神”是剪不掉的,因此为了这个“爱情的眼神”,也费了不少周折。但是到1964年拍摄《舞台姐妹》时情况更是悲惨,映后一直被作为“大毒草”来批判,因为这部电影死了五六个人,沈浩1966年自杀去世,上官云珠1968年自杀去世,这在当时也是前所未有的,让谢晋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再到后来“文革”后的戏,《天云山传奇》和《牧马人》都差一点被“枪毙”,《芙蓉镇》也遇到不少“麻烦”。《芙蓉镇》出现的时候,正是“文革”结束十年、集体反思风潮涌动的时候,这部影片大张旗鼓地直视“文革”,最终能够公映,还送到国外参加影展也是很多电影界和文学界朋友努力的结果。
  谢晋坦言,其实他一直不太愿意强调自己的家庭悲剧,但这样的人生经历,使他对人性被扭曲和被摧毁的东西特别敏感,“所以我后来会拍《天云山传奇》,会拍《芙蓉镇》,十年动乱的切身经历与拍片有很大关系。”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我讨厌戏子导演人生,但我喜欢看导演如何导演人生

  1. Xiaoqingwa 說道:

    昨天晚上看了个纪念谢晋的短片,他的大儿子小儿子
    他去米国买了个玩具带给他儿子,一个一按就会拖裤子穿裤子的小人
    他说积木啦那种玩具要智力的,他儿子玩不来,只有这个儿子可以玩
    在上虞老家盖了个院子,留着给他儿子了此残生。

  2. 病人 說道:

    我有个兄弟,一路打着母亲,母亲一路被打着,但担心他照顾不了自己,打着打着三十几年过去,母亲没了。

  3. Xiaoqingwa 說道:

    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