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难民(3)

人格分裂带来的痛苦是难以名状的,弗洛伊德曾细致描写到两个自我对母体的残酷争斗。网络精神分裂的多个自我的斗争使弗洛伊德的描述却显得较为轻松,而现实生活中的人格分裂者也因此较容易让人接受,网络难民的这种可怕的疾病在很大的程度上淡化普通人格分裂的恐怖性。这种现象的可研究性和可观察性具有极大的医学价值,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这门学科的建立和深入,相应医疗设备的完善。虽然,这不是我们乐见的,尽管弗洛依德等前辈在底下用力拍打着材板,强烈要求重新装修布线,争取加入网络。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