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难民(1)

网络有很宽容的一面,一个人现了丑,或丢了面子,改个马甲再上来,时间长了,原先丢人的事也就渐渐忘了。其实一般人也没闲工夫去记别人的鸟事,茶余饭后之后,大多消解排泄了。不过当事人通常有顽强的记忆力,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特征是,这种记忆力会从一个前一个马甲遗传到后一个马甲。因此,新马甲的易脏程度和痛苦是比较可以想象的。解除这种痛苦的办法通常是离开网络,但这是不大现实的,因为外面的世界更不宽容。逃离痛苦的办法可能只有一种,就是逃!和痛苦比赛–跑,在痛苦还没传染到新马甲的短暂,寻求片刻的喘息。。。。这种人在网络世界中非常让人同情,定义为网络难民,即使网络世界有不一般的宽容。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